从街头艺术家变“坐家” 肌肉萎缩患者盼上网卖艺

Photo shows Mr William Ngo playing a harmonica.

“因为这个疫情,我现在变成‘坐家’,坐在家里。”

患有肌肉萎缩症的吴伟廉过去都靠上街卖艺维持生计。2019冠状病毒疫情却捣乱了他的生活,让他无法继续以卖艺为生。如今,不断向上的他希望学习运用线上科技,把艺术带上网,开启一条新生路。

56岁的吴伟廉透露,他从小走路或跑步时很容易跌倒,一直觉得双脚有问题,直到17岁那年才被诊断患有肌肉萎缩症。

“我要服兵役前进行了身体检查,才被诊断患上肌肉萎缩症。那时我问医生我会怎么样,医生告诉我,你以后要坐轮椅。”

自力更生:街头吹口琴 用嘴巴作画

从小不爱读书的吴伟廉在小学毕业后便停学,到珠宝工厂学制作珠宝首饰,直到病情恶化才被迫离职。

吴伟廉的脚渐渐失去力气,从依靠拐杖到最终得以轮椅代步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非常积极向上,想着应该如何自力更生。

对手工艺术有着浓厚兴趣的他,最终想到了可以学口琴卖艺。“我坐轮椅过后,一开始是靠在外面卖彩票为生。但是买彩票过后就不流行了,我的生意也不好,之后我就想到可以学口琴卖艺,和用嘴巴作画。”

Photo shows some paintings painted by Mr William Ngo who uses his mouth to hold the brushes.

吴伟廉的画作

吴伟廉透露,他在友人的帮助和指引下,找到了可以教他吹口琴的导师,并在2017年申请执照,在街头卖艺。由于吴伟廉双手无力,因此需要在头上架起支架,支撑口琴,让他不用手也能吹起口琴。

但是,吴伟廉的病情逐渐恶化,加上冠病疫情,让他无法继续在街头卖艺。“我喜欢在外面吹口琴,可以看到很多人,有些人很好,会叫我加油。我们的肌肉如果是100%,我只剩下3%。我的屁股已经完全没有肌肉了,坐久了会痛。现在出去卖艺对我来说,可能性很小。”

Photo shows Mr William Ngo using his mouth to hold a paint brush.

吴伟廉在桌边架起多个支架,方便他用嘴巴提笔作画。

尽管冠病疫情和病情影响了他的生计,吴伟廉仍积极向上,还开玩笑说,“因为这个疫情,我现在变成‘坐家’,坐在家里”。但是,他也因此有更多时间在家作画。只见他把家里的其中一个房间变成画室,桌边架起多个支架,摆放了多种颜料,方便他用嘴巴提笔作画。

目前98%的日常生活都得依靠女佣的吴伟廉无奈表示,由于他的肌肉萎缩日益严重,如果无法请到第二名女佣,他最终只好寄托疗养院。这是渴望自立的他最不想要的结果。

“如果我有能力请另一名女佣,我就可以走前一步。我现在一定要走前一步,不可以退后一步。退后一步就是去疗养院了。”

Photo shows Mr William Ngo using his mobile phone..

吴伟廉自认对科技一窍不通,但还是非常乐意学习。

积极向上:上网卖艺 增加收入来源

疫情期间,线上活动成了新趋势。吴伟廉也希望能上网卖艺,增加收入来源,提升生活素质。因此,他通过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(SG Enable,简称新协立)的科技辅助基金(Assistive Technology Fund)和新传媒协立慈善基金(Mediacorp Enable Fund)申请援助,购买一台膝上电脑,方便他学习如何上网。

吴伟廉自认对科技一窍不通,但还是非常乐意学习。他透露,近日有朋友帮他设立Facebook账号,通过这个平台成功为他卖出两幅画,算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“我希望可以学习怎么上网,画画和吹口琴给人家看。我很多东西不懂,但是我一定要懂,不懂我不可以生存。”

Source: 8world